門吉里吉气

Onward,with Pride.

《潮声》(上)#Noel×Liam#

【前言】
*写给亲友的小作文,发出来以督促自己有始有终
*人物和时间并没有仔细考究,会有很多bug,很多很多,请假装这是一篇AU或者是平行世界什么的
*做个分段狂魔
*OOC

《潮声》(上)

『今』

排练的时候Liam没有来,Alan也没有到场。

偌大的会场除了Oasis其余的成员外只有几个工作人员,花里胡哨的灯光照到角落的斑驳像站着的影子。

照例Oasis是没有等鼓手的习惯的,主唱没有到场才是使问题变得棘手的根源。

往常迟到就意味着要面临Noel的一顿批,甚至可能要卷铺盖走人,Oasis的成员更改了几次,全都是Noel的功劳。

然而张牙舞爪的影子把时间一点点吞吃入腹,众人频频向会场任何一个可能出现人影的通道口张望,才在面面相觑间意识到这可能不止是迟到的问题。

Noel把烟头在粉刷得惨白的墙上摁下一个僵硬的痕迹,然后扔到了墙角大红色的幕布上,焦黑色的烟灰像极细极小的昆虫爬上神经纤维,撕咬拉扯着末梢。那说起来其实挺疼的。

Noel走到舞台中央捡起了那把顶端刻着“NG&LG”的吉他,传递到掌心的冰凉让他神经的麻痹感稍缓。

“开始吧。”他说,“没必要等了。”

为什么挂得那么快

https://shimo.im/docs/NmLptXxkc286YuIA/

#怀着忐忑的心情感谢两位老师 @Valkyrie  @一条鱼。 #
#这是一条来得很迟很迟的返图#

感谢两位老师合作出了这么好的一部作品还千辛万苦地制作成书,圆了我这种对纸质书有独特收藏欲望的人的梦想【抱拳】。

书拿到手的时候就惊了,这真的是我所有纸质同人文学中最精致貌美的一本了。从《太阳山》故事还没写完就一直留心着有关《太阳山》的最新进度,也从老师们透出的有关书籍的各种消息可以了解到老师们对这本书的用心程度之深【悄悄说私心怀疑老师们自己垫了钱出书ヘ(;´Д`ヘ)】

我第一次小心翼翼地捧着崭新的书时,就发誓一定要尽己所能地拍出一张貌美程度能配得起这本书的返图。
无奈种种事情耽搁到今天才能离开学校回家,再加上垃圾手机只有垃圾摄像头和“一拍照就患帕金森”病发作,捣鼓两个多小时勉强拍了两张还算满意的照片。

一大遗憾就是天鹅绒用完了,只能尝试退而求其次地用晶晶亮的东西去点缀这个关于“真爱”的故事。

关于更多澎湃的爱意就不赘述了,我怕闸门一不小心没关好显得我像什么痴汉。

放不出彩虹屁了,还有什么能比与这么优秀的老师喜欢同一对cp更幸福的事吗?

#我怎么会遇上这么好的神仙啊##今天也想为老师们跪断腿#

#哥哥突然开窍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看雷神1的时候一直在想锤哥娶了loki不就一了百了事半功倍了吗ヘ(;´Д`ヘ)

Show me.

自截图,疯狂吹拔杯| ू•ૅω•́)ᵎᵎᵎ

无意中找到了这么一段形容,觉得真的太贴切了。
厌倦了恋与制作人那种不断砸钱的游戏,想换一个游戏,一开始只当作一个普通的乙女游戏在玩。
忘不了初次见面,那个黑发青年站在窗口,安静地眺望着远方,心顿时像小鹿一样四处乱撞。
再后来每次突然发来cg可以抱着手机开心得在被窝里滚来滚去。
晴人像只小奶猫一样,软软的。
为了这只小奶猫,可以一天跑来跑去毫不疲惫,最喜欢的就是杂货铺和农场了,杂货铺可以买到所有晴人需要的东西,还可以为他挑选不同的内裤【每次送内裤时都感觉羞羞的>///<】,还有红酒,这样就可以贿赂守卫了解更多的晴人的信息了。
没事就往农场跑,拿到食材就会很开心,想着【又可以给我家晴人做好吃的啦】,然后守着摄像头看他一点一点吃掉,记得了他爱吃薯条,爱吃咸的,不爱吃红豆包,不爱吃明太子饭团。
什么时候这么上心了呢。
什么时候有了那种什么都不做只想抱着手机看着他的心情。
第六章里,一直一直,那种告别的语气,揣着的一腔欢喜全化作了惶恐不安。
晴人,我怕你是个骗子。
我试图挽留,可游戏限制我能说的话只有那些。
打出了结局一,他还是忘记了我。
当我见他一身白衬衫再出现时,试探地问他【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如果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呢?】
他没变,像只小奶猫一样,软软的,甚至温柔地擦掉我脸上的泪水。
但是晴人,你是个骗子。
即使最后在一起了,心中却全是失恋的失落感。
我打开主界面,按下继续的按钮。
晴人还在房间里,我还能和他发短信对话,还能跑来跑去给他做好吃的,在岛上找着各种话题,一遍一遍地对他说【我好寂寞】【好想见你】
坚持了几天,终于忍不住把手机丢在一边嚎啕大哭。
那个被我盯着会害羞的人不见了,那个笨拙地哄我开心的人不见了,那个每天和我说着甜得要死的情话的人不见了。
和一堆数据谈了一场恋爱,还他妈光荣地失恋了。
关掉了游戏,甚至不想再打开或者再打出另外的结局。
我的被囚禁于掌心的恋人。
我的被囚禁于掌心的恋人。
我的被囚禁于掌心的恋人。
我的被囚禁于掌心的恋人。
我的被囚禁于掌心的恋人。

不码了,再想又忍不住要哭了。